“疲劳症”困扰全球资本主义